追求卓越 • 灵感之源 • 学术责任• 奉献精神

从“象牙塔研究”到“负责任的研究”

20200429120134_79181.png

徐淑英

美国圣母大学特聘教授,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凯里商学院荣休讲座教授,北京大学、复旦大学杰出访问教授,南京大学名誉教授,香港科技大学管理系创系主任,中国管理研究国际学会(IACMR)创会主席;美国管理学会2011-2012主席,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第十四任主编,Management and Organization Review创刊主编,负责任管理研究(RRBM)联合创始人。

管理研究最早源于学者们在工厂或企业里的探索,产生了一系列对组织管理影响深远的理论。例如,泰罗的科学管理理论、法约尔的一般管理理论、梅奥的人际关系理论、巴纳德的组织协作理论等等。当时的管理研究虽然科学严谨性较弱,但与实践密切相关,具有高度的实践相关性。

1959年,以“Gordon–Howell 报告”出版为标志,管理学研究才开始重视科学性和严谨性,广泛引入行为科学的研究方法,并借鉴心理学、社会学,经济学,统计学等领域的知识。在这一阶段,管理研究既保持了实践连带性,又提升了科学严谨性,产生了大量经典的管理理论。譬如矩阵组织结构理论(Galbraith, 1971; Lawrence & Lorsch, 1967)、目标管理(Locke & Latham, 2002)、组织绩效管理流程(Latham, 1981)、高阶理论(Hambrick & Mason, 1984)等。

然而,伴随严谨性的地位不断提升,管理研究似乎开始走入象牙塔,好像表面上研究越来越严谨,但实际上研究结果的可信度在不断下降;管理研究与实践脱节的问题也开始显露,研究似乎成了学者们的自娱自乐,真正应用到管理实践的,实属凤毛麟角。

特别在当下,受到疫情肆虐和国际政治与利益纷争影响,全球人民和各国社会都遭受严重威胁,我们管理学者是否还能舒服自在地待在我们的象牙塔里——继续自娱自乐?如果不去关心社会的问题、人民的痛苦,我们的研究还有什么意义?

 

“象牙塔”研究面临的两大问题

在我看来,“象牙塔”研究背后,有两个关键问题亟待解决:

一是研究结果可靠性的问题。当前管理学研究方法越来越严谨,大量统计学知识用于假设检验。

这一范式看似严谨,实则可靠性很低。管理学期刊几乎只发表“显著”的结果,不重视重复研究。由此带来两个后果:一方面,研究者不断尝试统计计算,直到达到p<.05边界值,出现P-Hacking现象,降低了统计效度,导致研究结果不可重复。大部分发表出来的研究结果是不可信的。另一方面,已发表的文章都是支持或部分修正已有理论的,而大量不支持原假设的文章难以发表,导致错误的理论永远不会被推翻。

二是研究结果实用性的问题。当前商学院的声誉或认证指标取决于期刊发表数量,而非社会贡献;学者的考核体系主要注重期刊发表,而非新知识的实践应用价值;管理学期刊也更看重理论性和新颖性,而非有意义的实践管理问题。

以上各方因素综合作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管理学者的选题、理论与方法,导致有意义的研究越来越少,距离商业和社会实际情况越来越远。

当前管理研究似乎已经进入瓶颈期,我们管理学者必须有意识地采取行动、进行变革,才能保证整个管理领域沿着正确的道路发展。尤其是当下新冠疫情爆发,医学和公共卫生的研究人员投入在病毒研究与疫苗开发中;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健康专家致力于帮助人们适应居家办公和保持社交距离。对于业务、组织和员工所面临的困境,我们的管理研究能提供些什么?

 

解决之道:负责任的管理研究

面对管理研究出现的问题,我们一直致力于寻求解决之道,探求管理研究路在何方。五年前我们一批来自全球的28 位学者,成立了“商业和管理负责任的研究社群”,提倡管理学要从“象牙塔研究”转变到“负责任的研究”。

这一倡议,在今天看来,现实意义尤为突出。当前受到疫情冲击,企业和员工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高风险的工作环境、波动的劳动力市场、新型的工作方式等都给个体施加了无形的压力。这次疫情再次提醒我们:必须要做负责任的研究,创造真实可靠的知识。

那么,什么是“负责任的研究”呢?负责任强调的是科研人员要从事生产可靠且可用知识的科学工作,这些知识能直接或间接用于解决商业组织和社会中的重要问题。

这里的“责任”有两个方面:

一是对科学的责任。学术研究的目的是用来解释和预测世界。管理学研究要承担起对科学的责任,采用严谨的研究方法,遵循科学的研究流程,基于真实的数据事实,真正积累可靠和可重复的知识,修正或建构起普适的管理理论,推动管理研究的可持续发展。

管理学者应该认识到,文章发表并不是科研的目的,只是科研知识传递和交流的途径。对科学的责任要求我们坚持负责的研究初心,以科学严谨的态度真正贡献可靠的知识,加深我们对管理实践的理解与认知,并增强管理研究预测的准确性。

二是对社会的责任。作为一门社会科学,管理学研究以实践为源,宗旨就是致力于提高组织生产效率,推动组织和员工发展,而且不可能完全无价值取向。管理研究必须面对社会问题和管理实践,对社会要有责任感。这要求我们管理学者不应该只关注过去的知识,从文献中寻找管理问题,更要积极着眼于当下和未来,关注组织管理当前的环境和社会面临的挑战,以及应当如何应对未来可能的新变化,将研究资源投入到对管理实践有价值的问题中,帮助企业和员工应对挑战、实现共同增益。

如何做负责任的研究?

1.     研究主题的选择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的创始主编Paul Dauten, Jr.在创刊时就明确了管理学研究的目的,即“培养这样一种管理哲学—提高工业社会的效率和效力的经济和社会目标:在任何哲学中都是公众利益至上,但是应适当考虑资本和劳动力的合法权益……”

因此,做负责任的研究要求学者将研究主题确定在对商业组织和社会发展至关重要的问题上,而不是简单的基于文献空缺、数据可得性、研究便利性等因素进行选择。管理学者应当将研究资源用于重要的、实际的社会问题中,努力创造相关知识促进商业组织的健康发展,提升社会大众的生活水平。

首先,技术和商业环境变化问题。随着变化的加快,当前商业组织和社会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挑战。比如,人工智能的发展使得许多职业可能被机器人取代,全球化和新兴经济带来的机会与挑战等。管理学者应当关注这些变化会如何影响商业组织和社会发展,为企业和社会应对这些挑战助力。

其次,环境可持续性问题。环境污染、全球变暖、资源枯竭,人与自然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作为管理学者,我们不能对这些问题坐视不管。我们有责任积极研究环境友好型的生产和管理方式,有效地管理自然资源的使用和恢复,减少商业经济对自然环境的消极影响。

另外,全球、国家性的贫困问题。收入差距、极端贫困是阻碍社会稳定和商业发展的不稳定因素。管理学者应当向尤努斯学习,致力于探索能够解决贫困问题的管理模式,减少人与人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的经济不平等现象,创造更大的繁荣。

还有,商业组织的社会可持续性问题。管理学者应当关注商业组织对员工、客户、社区乃至社会的健康和福祉的影响力。换句话说,管理学者要更多地关注商业组织的社会角色、对社会产生的影响,而不仅仅是重视其经济价值,从而创造出一个更好的世界。

 

2.     研究方法的严谨

只有严谨的、可重复的、可信的研究,才能帮助管理学者承担起科学责任和社会责任。因为,只有这样的研究才能真正解析世界问题,积累科学知识;才能为商业组织和社会所认同,被商业组织和社会应用于管理实践中,进而影响和改变社会。因此,管理学者在做研究时要时刻保持严谨的态度,严格遵循学术道德,谨防学术不端。

首先,要具备相关知识,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知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的原则,是保证方法严谨的基础。这就要求管理学者要认真学好方法课程,掌握正确的研究设计、数据收集和数据分析方法,避免由于无知犯错。

其次,要有道德准则。由于发表文章、评职称的压力,一些学者会“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实施科学不端行为,如删除不支持假设的样本、编造数据、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使用他人的观点等。这些行为不仅会给自身的学术生涯带来污点,也可能会误导他人的研究,妨碍管理学研究社会价值的发挥。

最后,要有责任心。不仅要约束好自身的行为,还要身体力行地影响他人的观念和行为,共创良好的学术风气。期刊编辑和评审专家、学术协会的领导者、大学领导和资深学者应共同努力,倡导学者采用开放性的科学实践,如公开数据、 资料和代码存储库,以及增加样本结构和测量的透明度。

 

3.     研究成果的传播

研究问题服务社会、研究方法扎实严谨使得管理学者能够创造出有用且可靠的知识。但管理学者不能“闭门造车”,只有将这些知识有效地传播出去,为应用者认可、接受和使用,才能真正实现提升社会福祉的研究价值。

一方面,邀请利益相关者参与,即管理学者可以在不影响研究独立性和自主性的同时,邀请研究成果的应用者参与到科学研究的过程中。比如,管理者可以和企业共同做研究,这样既能推动研究成果被快速接受和使用,还能提升企业提供质量可靠数据的意愿,从而保障研究的严谨性。

另一方面,寻求将研究成果以最合适的形式或途径发表。当前由于商学院考核制度的原因,管理学者总是期望将研究成果发表于特定名单中的期刊上。然而并不是所有研究成果都适合期刊汇报,而且期刊的阅读者大都是管理学者自身而不是研究成果的真正应用者。因此,管理学者应寻求更多样、更合适的方式(如写书、写专著、会议、研讨会等)传播研究成果。

此外,充分利用互联网平台,促进传播的宽度、深度和速度。当前一些管理学者通过构建微信公众号,更广泛地传播了研究成果,这有效地推动了研究成果向应用者破壁流动。另外,由于期刊评审的周期比较长,但世界变化的速度又很快,互联网的快速传播能够保障知识的时效性,研究者应当尽快通过互联网将研究成果分享给其他学者和知识应用者。

负责任的商业与管理研究运动提醒我们,我们有责任创造可靠的知识,这些知识即使不能立即用于,也是能够在未来用于解决特定时代面临的巨大的社会挑战。新冠疫情的肆虐让我深深体会到生命的无常、脆弱与宝贵,我们不能将其浪费在写作没有重要价值的论文上;同时也让更多人对科学有了新的认识,意识到科学的重要。为此,作为商学院的社会科学家,我们要“脚踏两条船”,一只脚踏在社会里,一只脚踏在象牙塔里,承担对社会的责任,提供有效的、对社会有帮助的管理知识,为建设一个善良、公正、强大且繁荣的社会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