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风采会员成果最新文章与研究资讯缅怀梁觉老师纪念刊

学界缅怀

对于梁觉教授的突然离世,学界同仁们纷纷用文字回忆和哀思。在此我们将大家的文字收集整理,谨表达对梁教授的尊敬和思念。


贾良定教授(南京大学):

悼梁觉老师

今晨忽闻梁觉老师病逝,真不敢相信。读梁老师文章,听梁老师报告,思想活泼,音容温雅。学贯东西,今女娲补天,邀他去沟通天地。

                               天庭应有神仙会,
                               邀我梁师赴宴来,
                               君子飘然挥手去,
                               先生驾鹤撷云徊。
                               跨跃东西桥断梁,
                               沟通天地识觉才。
                               倾心文化知微妙,
                               笃志文明继往开!


廖建桥教授(华中科技大学):我与梁觉老师没有私人交谊,但梁老师去世在同事间引起的反响使我感动,我特作了挽联一副,以示对梁觉老师的敬重和悼念:

                          学冠中西做跨文化研究桥梁
                          情系师生成新时代学者先觉


曲庆教授(清华大学): 梁觉老师因病医治无效去世。深切缅怀梁老师,难忘他灿烂的笑脸,难忘他亲切的话语,难忘他对学术的执着,难忘他广味十足的普通话。梁老师安息!


宋继文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梁老师是MOR的执行主编,还是IACMR一直以来的专家委员。梁老师对我们的科研非常关心,我还记得张志学老师与梁老师讨论科研发展的议题,还记得梁老师在AAOM上与大家一起畅谈论文的情景,还记得梁老师与Michael Bond教授一起撰写了很多本中国文化与社会心理学的论著。Michael教授对我说,梁老师总是在交稿的时候非常守时,总是非常reliable. 当李平教授在邮件群里探讨yin-yang论题的时候,梁老师回复邮件说,质性研究、量化研究都应该研究。他总是鼓励大家,而且尊重跨文化的不同。在欧洲同事面前,他与他们就是好朋友,因为太熟悉相应的文化了。有时候我向欧洲朋友提出一个文化问题,梁老师就立即回答了,欧洲朋友微笑表示还是梁老师理解他们。


中国人民大学(孙健敏):缅怀梁觉师长!2015年5月25日晚间惊闻梁觉教授病故,十分悲痛!我与梁先生相交十余年,友情甚笃。先生对我的帮助巨大,对我的信任和鼓励更是让我铭记在心。我们最后一次通邮件是今年春节后,商量8月份亚洲社会心理学会组织一个专题和美国管理学会期间相聚的时间和地点。不曾想再见成为永远的遗憾!草成一首,以志怀念!

         温文尔雅君子范         谦逊坦诚受人赞         智慧卓然传五洲         成果丰硕居前沿         治学有道贯中西         做人无名誉北南         华人翘楚立楷模         青史不朽铭心间


李燕萍(武汉大学):
梁觉老师走了? 太难以置信了啊!?

郑海东(中国石油大学):
虽未深交,音容宛在。梁老师安息吧!

胡旭初(浙江大学):
哀悼!为梁老师祈祷!一路走好!
 

姚志君(IACMR): 听到这个消息有些吃惊,尽管前一阵樊景立老师说梁觉老师病情严重……还记得2013年在AoM会议期间见过梁老师,他还在IACMR的会议上报告了MOR和CMI的进展情况,当时感觉他好清瘦……这些年来,梁老师为IACMR和MOR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他的去世对我们中国管理研究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深切缅怀梁觉老师!!


路琳教授(上海交通大学):梁老师很勇敢,他在ICU里面战斗了3个月,最后平静地离开。


张莉教授(哈尔滨工业大学): 震惊!没想到去年六月在北京的IACMR是跟梁老师最后一面,梁老师不仅学识和儒雅给人深刻印象,而且邮件中的支持与鼓舞更是让人感动!沉痛悼念梁觉老师!还记得2011年6月在伊斯坦布尔的IACCP年会上见到久闻大名的梁老师,在博斯普鲁斯游船上与梁老师的长谈,博学、谦和,以及对年轻人的关心和鼓舞让人终身难忘!梁老师一路走好!


章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 难以置信,又很无奈。未曾想去年北京一见竟成同梁兄的诀别。中国心理学与管理学界失去了一位良师。内心祈福,祝愿梁兄一路走好!


黄旭教授(香港理工大学):我认识粱觉前辈已有15年。正如彭老师所说,梁老师是我们领域少见的奇才和通才。他一直是我最钦佩的香港的前辈学者和学习的榜样。上次见他是在港理大的学术论坛。他一见到我,就像以往一样侃侃而谈,讲述他的那些奇特的想法。他讲起话来象机关枪,而且停不下来。可惜,以后不能这样跟他交流了。我和香港的同事们都很伤心。我觉得,纪念粱觉前辈的最好的方式,就是延着他开创的学术方向,把中国传统智慧与现代社会科学理论结合起来,更深入地进行理论探索。


刘武教授(香港理工大学): 梁觉老师是我见过知识最渊博、思维最敏锐的前辈,和他交谈,往往愉快而又有收获。他总能跳出平常人的眼光,引述他最近经历的事、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提出 新颖的观点。我读过他的很多英文著述,知道他的英文写作是非常棒的;去年偶然一个机会,一个小圈子关于本土心理学研究的走向作探讨,第一次读到梁老师用中文写东西,洋洋洒洒,引证中西,竟然同样有文采,丝毫不亚于他的英文写作,这让我这个中、英文都写不通畅晚辈十分汗颜。梁老师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他爽朗的笑声,他是个很幽默、很爱笑的人,走到哪里都是欢笑不断,如今一想起他,首先想到的是他开怀大笑的样子。梁老师一路走好,相信您到哪里,哪里就有欢乐!


谢小云教授(浙江大学):温文尔雅,君子之风,永远包容地微笑,梁老师走好!


刘军教授(中国人民大学):他绝对是奇才,就这样没了。英才天妒,英年早逝。


王震博士(中央财经大学):缅怀,节哀!12年在香港,梁老师还请吃饭,那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没想到也是最后一次。


李艳博士(北京理工大学):梁老师是为数不多的普通话说的这么好这么流利的香港人。他的为人学问就像他的普通话一样清秀、挺拔。梁老师走好!


成谨(厦门大学):去年的IACMR会议上,我才领略到梁觉老师的风采。他讲话犀利,讲解独到,令人印象深刻。梁老师上次讲话,一开口就铿锵有力,问大家,你们知道亚洲最有影响力的管理学家是谁吗?大家面面相觑,梁老师说是日本的Nonaka, 梁老师说,Nonaka用了西方人能读懂的语言表达了非常美的一种东方管理思想,当时觉得他说得非常漂亮。感觉非常年轻,这么突然,就去世了?前天纳什夫妇在新泽西车祸去世,真感觉人世沧桑, 愿梁老师安息!


贺伟(华中科大):愿梁老师安息 前些天得知梁老师因病退出OBHDP special issue 的编辑 没想到...


李绪红(复旦大学):如徐(淑英)老师所写,代替昨天我们的震惊和悲痛,而珍藏在未来记忆中的会是梁觉老师给我们学术界贡献的那么多好文章和跨文化心理的研究成果,这些闪耀着智慧光芒的思想一直在影响和启发着我们这些做中国管理心理研究的学者,受益深深!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