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动态双月简讯媒体报道业界资讯新闻存档

企业慈善对企业和管理的影响

—— 创会会长徐淑英教授接受《中国慈善家》杂志采访

       108日,学会创会会长徐淑英教授接受了《中国慈善家》杂志主笔、资深记者宋厚亮的采访,主要谈了企业慈善对企业和管理的影响这一主题。

对于企业做慈善究竟是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还是主要基于同情心为社会服务这个问题,徐教授认为对社会关心的企业可以一举两得,以慈善的商业模型得到盈利,并帮助了社会。学界对企业社会责任的研究已长达30年之久,一项分析发现企业社会绩效和财务绩效之间存在正相关性:盈利多的公司有财力开展大手笔的社会活动,反过来,这些社会活动又能帮助它们获得更多的利润。

对于 适者生存还是善者生存,徐教授说,这好像交叉在科学与哲学之间的问题,但无论是科学还是哲学,对他人、对社会、对人类的关心,多于对自己个人,都对人类持续发展有利。假如每个人在社会上索取的资源都多于为社会提供的资源或做出的贡献,这种透支的情况是不能长期持续的。

在美国,企业家做慈善很多,这也会影响到商业发展模型。徐教授说,现在美国有四类组织:第一类是经典的弗里德曼型企业,它们将经济目标作为主要关注点,但现在有许多公司已经偏离了这种传统模型。对他们来说,经济目标仍是主要关注点,但是同情心促使他们逐渐成为非常抢眼的关爱型商企,这就是第二种类型的组织。第三类是同情性和经济目标并重的社会型企业。最后一类是以慈善为导向的非盈利机构。据估计,全球范围内共有两三百万个非盈利组织在各个地区发挥巨大作用。今后传统的纯粹追求经济目标的弗里德曼型公司将会越来越少。

徐教授认为,企业慈善对企业家的管理和领导一定有影响。企业做慈善有很多方法,这与他们的慈善动机可能有关。他们可以直接为那些需要的人提供金钱、工作机会、培训或者开发他们能够负担得起的产品。他们可以以低利润卖出商品或服务,甚至直接送给那些非常需要的人,这样的费用可以计入慈善成本,就可获得一些赋税上的好处。许多科技公司通过提供教育和研究支持来增强自身未来的人才储备、开发新产品,这样,企业的经营模式会发生改变,自然而然,企业家的管理和领导方法也会发生改变。

谈到企业慈善对商学院的教育内容的影响方面,徐教授说管理学教育必须包括企业在社会中作用的探讨。这不仅仅是商业道德问题,即不通过从事违法或不正当行为增加利润收益,而是进一步考量企业的商业行为是如何通过采购、生产、产品、服务销售以及整个供应链来影响社会的。从最便宜的供应商购买产品意味着你的公司可能有助于对自然和人力的开发。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弃物污染了空气和水,意味着你的公司正破坏着你所在社区现在和未来的可持续发展。管理学教育不能只是教会学生如何为股东或业主达到利益最大化。弗里德曼自然也不会同意企业只关注利益最大化而破坏世界。因此,如果我们想拥有人类可持续发展的未来,管理学教育就必须改变。幸运的是,不论是企业还是商学院领导都已经认识到这一点了。

(有关此次采访的完整报道将在年内的《中国慈善家》杂志上发表,请关注下月的《每月简讯》的后续报道。)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