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风采会员成果最新文章与研究资讯缅怀梁觉老师纪念刊

沉痛悼念梁觉教授

文  王垒(北京大学心理系教授)


今天知悉,我(们)的老朋友、原香港中文大学心理学系主任梁觉教授昨天去世。噩耗传来,悲痛万分!

梁觉教授80年代初中期即访问过我系,后来任香港中文大学心理学系主任时,更是积极推动我们两系的友好往来,对大陆心理学/管理学的发展也有很大帮助支持,也是产学研卓越结合的楷模。他的去世,是一大损失!


第一次和梁教授深度接触,是他1994年访问我系时,那次是我负责全程接待的,那时他是香港中文大学心理学系系主任,我是北京大学心理学系系主任助理,我受当时系主任朱滢教授委托负责接待工作。记得那次我们一起过的圣诞节/平安夜!那天、那晚,我们一起在我的实验室,和我实验室的学生们一起唱歌,祈祷平安、祥福!我们当时是那么快乐。梁觉说他很意外远离家、在北大过这样一个开心的圣诞节。那一晚的事,似乎今天仍在眼前!而他现在却先走了。

记得那次的接待,他问过我一个问题:怎么看待中国大陆的发展。我很理解他的意图(毕竟都是学心理学的):当时临近1997 香港回归,很多香港同胞在进行猜想、判断……我当时说,你看大陆改革开放十多年了,一直在往前走;我们还会往前走,相信历史车轮不会倒转。此后的10年,我们多有往来,经常请他来讲学,特别是在我实验室参与指导研究生的集训,我的很多学生都曾受益于他。而他也不断目睹了中国大陆的发展。2004年,我再次接待他时,我提起他曾经问过的这个问题,10年见证了我以前的话。那时,正是2004年中国北京举办世界心理学大会之际!那10年,我很清楚,他始终都在坚持这个信心。所以他也从来没有中断过到大陆、到北大及其他各院校讲学。

梁觉教授乃谦谦君子,学问深厚,乐于助人。他是我们系的好朋友,一向给予慷慨的帮助和支持。记得1998年建校百年和恢复建系30年,他专程来祝贺,参与校庆活动,并带来个人慷慨捐赠。我们也一起经常探讨如何发展好心理学系,发展好心理学。他说话很有亲和力,总是笑呵呵的,宜人度极高,总能在人的记忆里拨下美好的种子的那类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有感染力吧。更重要的是,他总能提出有益的、实用的见解和建议。发展好应用心理学,就是他的很重要的建议之一。和他在一起,总能令人感到温馨宽慰和正能量!

梁觉教授也是我实验室的好朋友。先后很多年他经常应邀来访,参与我实验室的假期集训,更是和我的研究生一对一地研讨,使我们受益良多。我实验室很多毕业出来的学生都感恩于他的指导、帮助。他的存在,让我们感受到智慧的激励和情感的鼓舞。也就是我们说的魅力型领导那一类人。他是真正的学术导师、领袖。

梁觉教授也是我个人的好朋友。记得一年邀请他全家来访,我们两家人一起吃饭。席间聊起子女教育。那时他儿、女都已很大了,斯文得不得了,很有出息的样子,而我儿子那时还小,到处跑、钻……梁觉教授诙谐地说:“不用担心,小孩子都这样的,我这两个孩子以前小时候比他(指我儿子)还顽皮,现在大了,让他们跑都不跑了。”这就是活的发展心理学。以后每每见到梁觉夫妇,时常还会提到子女的事。记得一次他一家去印度访问,特意从海外给我发来他一家人的各式照片,非常开心。值得一提的是,梁觉讲香港粤语,梁觉夫人讲日本话,他们的孩子在香港学校受英语教育,说起来他们的孩子就是三语儿童trilingual children,有这样的语言环境的影响,他们的大脑的语言能力恐怕差不了。

最后一次见梁觉教授,是去年在巴黎参加世界应用心理学大会,其间其实碰到过几次,最后一次是在奥赛博物馆邂逅,因为有共同的兴趣和爱好吧。当时聊到绘画,但更多地还是聊管理心理学/组织行为学,特别提到从中国的特有管理现象提炼有普遍价值的理论。当时我提到一个想法和我们的研究数据,他很感兴趣,可惜后来没有来得及整理出来,没能让他看上一眼!

失去这样一位至爱亲朋,实在是令人悲痛!说起来,他的年龄并不大,称他为兄长。应该有更多时间和我们在一起的。

惟有做好该做的事情,来回报他多年的友情、帮助!

也望我实验室先后受过梁觉教授指点的学生一同来悼念他!


祝他一路走好!

绝句·悼念梁觉教授

 

梁前学问超八斗

 

觉后博识过五车

 

走去涅磐何此急

 

好多来者送贤哲


 

2015-05-26

王垒
北京大学心理系教授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副会长
国务院学委员会全国应用心理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主任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