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管理研究管理视野学会书籍

《组织管理研究》13.1主编寄语

本文是对Management and Organization Review 13:1 发表的 Letter from the Editor的全文翻译。如果各位有任何问题,可以在后台留言和我们取得联系。


主编来信


自第13卷(Volume 13)起,MOR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本刊将致力于成为“中国以及其他转型经济体中组织管理研究领域的主要发声者”。


至此,MOR的编辑结构也进一步分散化,以此来识别并吸引对于中国(Chi-Yue Chiu, Johann Peter Murmann,  Eric Tsang),印度(Rishikesha T. Krishnan),拉丁美洲(Gerald A. McDermott),以及俄罗斯和其他前苏联加盟共和国(Carl F. Fey) 管理学领域相关的研究。在今年的下半年我希望能通过任命副主编来吸引非洲方面的管理学研究。此外,Eric Tsang作为Rigor and Methods的副主编,主要承担“帮助资深编辑尽快熟悉MOR新出台的审稿政策”(详情见下面的简介)这一任务。Sheen Levine, Tony Fang, 和Liisa Välikangas 将继续他们现在的职位。与此同时,我希望能向Klaus Meyer, Xiaohui Liu, Laura Poppo, Bilian Sullivan, Alain Verbeke和Xueguang Zhou这些即将离开去到新岗位的人表达我深深的感谢,感谢他们在过去三年半时间里对于MOR的支持和贡献。在这个时候,MOR也很荣幸的欢迎Yang Cao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Charlotte), Can Huang (Zhejiang University), Dana Minbaeva (Copenhagen Business School)和Sai Yayavaram (IIM, Bangalore) 加入成为我们的资深编辑。


基于第十二卷第四期MOR (Lewin et al., 2016) 上的社论,MOR修正了编辑指导政策和论文评审条例。我和副主编们经过了长时间的辛勤工作和讨论来修订并更新编辑政策,以此确保所有在MOR发表的实证研究满足可证伪性,数据透明性和可复制标准。更确切的说,修正的编辑政策强调了MOR希望走在中国和其他转型经济体组织管理学领域研究的前沿(详见副主编Johann Peter Murmann 在特邀社论里关于这一问题总结的“MOR所面临的挑战”),同时渴望从方法论的角度,吸引更多作者发表以经验为主,满足可证伪性要求的文章,并且也通过发掘出新的研究问题或现象开辟新天地。

MOR新的修订条例与很多国际顶尖期刊的新政策保持一致,如Strategic Management Society Journals (SMJ, SEJ and GSJ),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and Human Decision Processes (OBHDP),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AER),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JAP), Psychological Science和Marketing Science. 这些期刊的共同点在于它们有着共同的期望和目标:


i. 假设性检验并不能成为先决条件。

ii. 实证研究必须建立在现有的文献框架内。

iii. 统计假设实验的结果必须能够反映出系数估计(coefficient estimate)和确切的p值或标准误差。

iv. 所有的统计分析必须呈现并论述所有结果:无论是正面、反面还是无显著性

v. 在复审检查的过程中,作者可能会被要求提供使用数据的来源,包括问卷、观察笔记、变量定义,等等。

此外,MOR也要求:

i. 所有在MOR发表的论文内容必须基于转型经济体的环境下,如在非洲,亚洲(例如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越南,等等),拉丁美洲,俄罗斯和其他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东欧或中东地区。

ii. 我们希望作者可以向读者提供不同理论说明的解释,可以在之后对相同或新的数据进行分析。

iii. 我们鼓励运用相同或新数据进行再现研究的论文的发表。

iv. 提交定性研究。

v. 新的评估条例也向作者提供了一个“预先批   准”的   选项,并向那些分享自己成果的作者提供特别的认可(如在公开的平台上提供自己的研究材料)。

vi. 最后,像其他已经实施类似评估政策的期刊那样,当前所有正经由MOR评估的实证性论文也会收到一份修正和重新提交以满足新要求的申请。



如上文所述,MOR会向作者准备新的预审核选项,它提供了作者一个机会提交一份不包含数据收集,分析和结果和讨论章节的综合研究计划。预审核小组的编辑将会对研究计划提案进行审核。如果审核通过,与之相关的论文将会在一定条件下被MOR发表,无论其研究结果是假设与否,正面或负面与否(详见新条规的完整细节)。定量分析也可以因为预先审核而从中获益,从而作为巩固研究结果的一个途径。

为了发掘更多MOR新的编辑管理条例和修订的指导条例的好处,副主编Johann Peter Murmann作为客座编辑撰写了一篇令人深省的文章。他在当中对MOR的审核程序提出了批判性质疑,以此来提高那些具有创造性思维的论文出版的可行性。在此,我真诚的欢迎你们对于这期客座编辑文章里讨论的MOR新出台的条例所面对的挑战和质疑而提出评论或是建议。

一直以来,MOR都在努力发掘更多来自中国之外转型经济体的管理学研究,第二届MOR关于中小企业的社会生态学与创新前沿会议由IIM Bangalore在2017年1月19至21日举办。这场会议旨在号召更多关于“印度创新与创业生态系统” 这一特别问题的研究的出现。后序的第三次会议将会由Rotterdam School of Management 在2017年5月17至19日举办,其目标是发掘俄罗斯和其他东欧地区中小企业和家庭企业的发展和创新。【本公众号3.29日进行了预告(译者)】



最后,我希望直接引出以下两篇精彩的文章。第一篇是来自Mike W. Peng, David Ahlstrom, Shawn M. Carraher, 和Weilei (Stone) Shi的《关于知识产权的历史与讨论(History and the Debate Over Intellectual Property)》。我发现很有趣的一点在于,其文章认为美国是主要的知识产权违背者,而中国也许在发展自己的知识产权的保护政策的道路上企图跟随其步伐,结果成为了保护知识产权全球化的实施者。第二篇,是既是访谈,也是辩论和讨论的《国际商务研究中关于人权的研究需要重新带入政治背景(Bringing Political Context Back into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s of Human Rights)》,由Arno Kourula 和 Jukka Mäkinen撰写,大体上论述了政治环境因素在管理学研究里是如何被忽略的,并具体谈到了其在转型经济体中的作用。


注释:

1.举例,见Schilpzand, M. C., Martins, L. L., Kirkman, B. L., Lowe, K. B., & Chen, Z. X. 2013. 关于组织公民行为的联系:文化价值取向的角色。组织管理研究,9(2): 345–374. 


翻译:陈柳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