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风采会员成果最新文章与研究资讯缅怀梁觉老师纪念刊

罗文豪博士 -- 中国人民大学

我们的IACMR


     学会希望我从自己的经历出发,写写自己和IACMR一起成长的过程和体悟。应允下来后,过去几年的很多往事便如昨日重现,有很多话要说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还是循例先从自我介绍开始吧。我叫罗文豪,现在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目前是企业管理专业的博士研究生,即将在这个夏天完成博士阶段的学习。

    2009年,进入人大读硕士项目,这算是我第一次了解到原来管理学科中还有这样一群学者。2010年6月,我旁听了周京老师为博士生们开设的组织行为学前沿课程,在她的课堂上第一次听说了IACMR这样一个学会的存在。课程刚结束,我的导师章凯老师便和系里的其他老师以及两位师姐一起去上海参加IACMR的年会。那时候的我对于学会仰望之极,但毕竟初涉研究,也不曾向会议投过文章,因而也没能得以参加。2012年的香港,第一次参加学会年会,同时也是第一次参加如此大规模的国际性学术会议,这种感受绝对不亚于刘姥姥初入大观园时的新奇和兴奋。当看到陈晓萍老师、樊景立老师、Bruce Avolio、Black Ashforth等等这些曾经只是停留在paper上的名字,现今正和蔼可亲地站在对面与我们零距离交流时,这对于年轻学子来说简直是一种奢侈的幸福。2014年,年会在北京召开,人大商学院是承办院校,这也给了我一次独特的参会体验。一方面,我已是一名高年级的博士生,参加学术会议早就已经少了些新鲜激动,多了些游刃有余;另一方面,我同时也是会议组委会的一位普通志愿者,与学院的师弟师妹们一起为来自全球各地的学者们提供服务。这样双重的角色设置,让我五天的会议日程显得格外充实:由于我承担了新闻宣传的志愿工作,因此常常是在会场听报告的间歇,找参会的老师们做简短的采访;结束了一天的会议之后,再回校撰写编辑当天的新闻稿。当通过网站或微信看到我们介绍会议内容的文章时,IACMR对于我便有了一种特别的意义。

     在IACMR这个大家庭里,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博士生。在过去的几年里,学会带给我的收获不计其数;相对于学会的成长,我自己的成长自然也显得更加微不足道。但也恰恰是在过去的几年里,在很多师长和IACMR的注视与帮助下,我从学术世界之外一个彻彻底底的门外汉,慢慢地敲开了这个别样世界的大门,在这条承载着使命和梦想、而又满是荆棘和泪水的路上砥砺前行。几年下来,虽然没有做出什么成绩,但自认为最重要的是收获了成为一个独立学者的基本品质。对于这份弥足珍贵的礼物,IACMR无疑是我倍加感恩的一个对象。借着IACMR这五个英文字母,我用下面五个词汇来描绘我所认识和经历的IACMR。

Inspiration(灵感)

     对于很多IACMR的会员来说,这个词并不陌生。在学会的官方网站上,source of inspiration(灵感之源)这句话占据了十分醒目的位置。我想,这也是IACMR作为一个专业性学术团体的安身立命之本吧。对于中国管理学者来说,IACMR是我们最容易去亲近的一个国际性学术组织,她让我们能够站在一个广阔的国际舞台上交流学习,这是吾辈之所幸。从我在学会会议上报告论文的经历来看,每一次都得到了其他聆听者十分中肯的建议,匿名评审人也给了很具有建设性的反馈,进一步促使我去思考自己的研究工作。在我身边,我也看到很多老师或同学在IACMR这个平台里,或是找到了有意义的选题,或是建立起了激动人心的合作关系,或是孕育了高水平的研究成果。当然,对很多人来说,IACMR的双年年会似乎是当前学会“灵感激荡”功能发挥的最突出地方,每次四五天的会议常常是各种灵感的集中爆发期。相信在今后,学会还会开发和建设出更多的激发与汇聚学者们灵感的平台,IACMR作为一家学术组织也许会在未来孕育出更多的顶级学者。

Advancement(提升)

     翻开IACMR的发展历史,从当年徐淑英老师等筹划建立这一组织的那天起,学会就义无返顾地承担起了促进和提升中国管理研究水平的使命。对于年轻学者来说,这种提升角色更为凸显。在我所经历和加入的学会组织中,IACMR对年轻学者和博士生毫无疑问是最为关切提携的。很多博士生和我一样,是读着IACMR的研究方法系列著作开启研究生涯的,《组织管理研究的实证方法》一书几乎已成为所有学者们的案头必备。每次学会年会的最后一天,往往是我最期待的。在那一天,满满的数十个专业发展工作坊(PDW)精彩上演,总是让我慨叹分身乏术。我自己常常觉得,PDW很多时候要比一般的论文报告更能够帮助博士生成长和进步。此外,学会在非年会年份举办的研究方法培训班对于年轻学者们来说更是一大福利。就在前不久,我有幸被录取参加今年即将在天津举办的2015培训班。对于即将面临从博士生向年轻教师转型的我来说,这一次的培训让我满是期待。IACMR这种提升的属性也反映在学会刊物MOR上,这份期刊在评审过程中对待作者们可以说是极具发展性的。2014年会议期间,我作为新闻组的志愿者采访了MOR的新任主编Arie Lewin乐文睿教授。其实原定的采访时间大约也就15分钟左右,不过乐教授兴致很高,我们足足聊了一个小时。在这次采访中,乐教授着重谈的就是MOR今后如何更加大力地帮助学者们完成更好的作品。


Community(社群)

     在现下的互联网时代,社群成了一个热门的词汇,但我想社群的基本思想早就有之。托马斯库恩在分析科学革命的时候,就已经提到了学术共同体这一概念。对于很多身在中国内地的管理学者们来说,IACMR也许是他们最重要的学术共同体之一。每一次参加学会组织的活动,都有机会与来自世界各地的老朋友们重逢,当然也总是会认识到新的朋友。对我来说,与这些老师或同学们之间其实并没有正式的合作关系。但就是在参加活动的间隙,大家随意地聊聊新近的研究和心得,也每每给我带来一些额外的收获。这两年来,我先后加入了学会的微信群和QQ群,虽然平日里多是“静观者”,但依旧从其他成员们的交流中得到信息或者受到启发。按照梁漱溟先生对于中国文化的分析,中国人其实并不是那么擅长于在群体中协作和发展的,中国人传统观念中的集体仍然主要是家庭或者以家庭为基础的宗族等。当前我们在社会上看到的一些问题,似乎也和这一发现颇有些关系。不过,在类似IACMR这样的学术组织中,成员们毕竟都是有着学术追求的研究者,也许更有可能发展出高水平的社群组织。更有可能的是,像我这样的年轻人,能够在这种组织中进一步学习和培育自己成为一个社群人。这一点在我看来,也许比论文交流甚至学术生涯等更显重要,而这也许便是IACMR某种意义上的社会使命吧。

Motivation(激励)

     激励是组织管理学科中的一个重要概念,更加也是普通人在工作生活中都会面临的实际问题。实事求是地说,我自己对于学术研究抱有很大的热情和兴趣,做研究的过程也总是有一些令我快乐的事情。不过,在这条道路上,可以说幸福感有多强,困难和挫折也许就会有多大。一路走来,难免没有失意困顿、摇摆踌躇、甚至是心力交瘁的时候。每当此时,除了和三两好友相互排解之外,我还有一套屡试不爽的“破解之道”——那就是打开IACMR的网站,阅读学会里不同学者们的经历。尽管我和他们中的很多人素未谋面,但就是静静地在一旁关注着他们,从他们的成长之路上汲取力量。


Reflection(反思)

     古人告诫我们,每日应当“三省吾身”。可在今天这样一个快节奏的社会环境下,我们太少有安静下来反思的机会了。或者说,事实不是没有机会,而是懒于去做,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吧。有些人喜欢孤独地反思,而我自己曾似乎更加偏好在人群中反思自己。2012-2013年,受国家留学基金委的资助,我去新泽西州立大学进行联合培养,师从陈昭全老师。彼时,他正担任IACMR的主席。2014年会上,陈老师以professionalism为主题做了主席演讲。在演讲中,陈老师站在一个资深学者的角度来反思中国管理学者们该如何去面对专业化的问题。这个演讲题目无疑是非常抽象的,又恰好安排在人数众多而嘈杂的午宴时间,我甚至没能够完全听清楚陈老师所讲的内容。但就是在这样的闹市当中,我就被这一主题吸引并陷入到反思之中:到底我未来该走怎样的学术道路?我能不能给管理研究做出我的贡献?这样的思索自然是没有明确的答案,或许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束时间。然而,我总是武断地认为,这样的反思是有价值的,是可以给我带来力量的。也正是有了这样的反思,我们才可以在忙碌于当下的同时,抬起头来可以看到未来和远方。

     上面的这些内容,只是我一家之言,难免有所偏颇。不过,这篇文章本就不是追求严谨性的学术作品,无非是我个人的碎片感想罢了。转眼之间,认识IACMR已经将近五年了。五年之前的那时,我还是一个懵懂的研究生;五年之后的今天,我即将完成博士学位的学习。五年的时间,让我幸运地接触和认识了IACMR,让我能够和她结为朋友,让我能够在缓慢成长的道路上有了依靠。未来,很多事情是不确定的;但对于IACMR这样一位老朋友,也许我可以盗用网络上的一句流行语: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