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ber ProfilesMember PublicationsLatest Research News and ArticlesCommemorating Prof. Kowk Leung

Essay by Kwok's Student Tingting Chen (in Chinese)

永怀恩师梁觉教授

文 陈婷婷(香港岭南大学)

2015年5月26日

    昨日突接噩耗,跌坐地上,泪水忍不住奔流出来。虽然不是完全没想过,但当这一天真的来到,内心的悲苦真的无法言表。只能用只言片语怀念恩师。

    八年前,夏日的香港暑湿难当。我提着巨大的行李箱艰难地爬上通往城市大学宿舍的长长的斜坡。稍事安顿后,我穿过城大迷宫一般的走廊,来到7楼管理学院梁老师的办公室。直到今日,近八年过去了,初见梁老师的情景仍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中。他十分和蔼,透露着浓浓的学者风范。寒暄后,他就跟我强调要学好英语。当时我并不十分以为然,直到不久后的一天。我第一次向他提交写好的一段理论部分。大约两天后,他叫我去他办公室,我的那份文稿,密密麻麻的全是梁老师修改的我的语法错误。我当时的反应是震惊。一则意识到我的英语确实迫切需要改进,二则梁老师作为一个著名学者竟如此认真地一个一个帮我修改错误,其严谨态度让我打心里地佩服。梁老师的这招育人方法果真有用,在其他同门身上也屡试不爽,极大地增强了我们学习英语写作的动力。

    在之后,梁老师循序渐进、因材施教地指导我们科研的各个方面。后来我毕业了,成立家庭了,有了自己的小孩,他还继续给予我工作和生活各方面有用的建议。他甚至还把他的授课经验,尤其是MBA和EMBA的经验向我们倾囊相授。他就像一盏明灯,照亮着学生的前路。他的一生是奉献的:奉献给他最热爱的科研、奉献给培育学生、奉献给管理学和心理学界的多个学会。

    梁老师最著名的研究是在跨文化领域,但是在近十年,他也投入了大量精力在本土管理学研究,比如他关于和谐、关系等的研究。在他的影响下,他的学生对本土研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然而,这个领域的研究十分困难,是他带领着我们一路跨过重重困难,历经多次挫折,却不言放弃。

    在最后三个月的治疗过程中,梁老师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巨大痛苦。但他仍以最顽强的意志与病魔抗争。稍有好转,他就尝试用各种方法让自己尽快好起来。天都知道他有多么想快点好起来,重新回到我们身边,回到学术界。然而病魔依然无情地在他盛年的时候带走了他。临别时他依然记挂着我们,叮嘱我们要把科研做好。

    最后一次见梁老师,是在中文大学的半山腰。我们一起聊学术、聊人生,不知不觉到了晚上。从山上看去,对岸灯火阑珊,雨色中有几分朦胧。他入院后,我们一直都希望他能好起来,以后还有很多这样美好的日子。他曾发邮件给我们说I hope to be lucky enough to have many more years to come. 然而这一天却不再来了,那么的突然。

Links Related